相應部22相應95經

蘊相應/蘊篇/修多羅

像泡沫團那樣經

有一次,世尊住在阿毘陀的恒河邊。

在那兒,世尊召喚比丘們:

「比丘們!猶如這恒河帶來了大泡沫團,有眼的男子如果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;當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時,對他來說,它看起來只是空無的、空虛的、無實心的。比丘們!在泡沫團中,有什麼實心呢?同樣的,比丘們!凡任何色,不論過去、未來、現在……(中略)或遠、或近,比丘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;當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時,對他來說,它看起來只是空無的、空虛的、無實心的。比丘們!在色中,有什麼實心呢?

比丘們!猶如在秋天下大雨時,水泡在水面上生起、破滅,有眼的男子如果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;當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時,對他來說,它看起來只是空無的、空虛的、無實心的。比丘們!在水泡中,有什麼實心呢?同樣的,比丘們!凡任何受,不論過去、未來、現在……(中略)或遠、或近,比丘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;當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時,對他來說,它看起來只是空無的、空虛的、無實心的。比丘們!在受中,有什麼實心呢?

比丘們!猶如在夏季最後一個月的中午時刻,陽燄閃動,有眼的男子如果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;當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時,對他來說,它看起來只是空無的、空虛的、無實心的。比丘們!在陽燄中,有什麼實心呢?同樣的,比丘們!凡任何想,……(中略)?

比丘們!猶如男子欲求心材,找尋心材,遍求心材,如果拿著銳利的斧頭走進樹林,在那裡,他看到筆直、新長的、未抽芽結果實的大芭蕉樹幹,他會切斷其根部,切斷根部後切斷頂部,切斷頂部後剝開芭蕉葉鞘[層層包捲]的[假]莖。剝開時,他連皮層材都得不到,哪有心材呢!有眼的男子如果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;當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時,對他來說,它看起來只是空無的、空虛的、無實心的。比丘們!在芭蕉樹幹中,有什麼實心呢?同樣的,比丘們!凡任何行,不論過去、未來、現在……(中略)或遠、或近,比丘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;當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時,對他來說,它看起來只是空無的、空虛的、無實心的。比丘們!在諸行中,有什麼實心呢?

比丘們!猶如幻術師或幻術師的徒弟,如果在十字路口表演幻術,有眼的男子如果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;當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時,對他來說,它看起來只是空無的、空虛的、無實心的。比丘們!在幻術中,有什麼實心呢?同樣的,比丘們!凡任何識,不論過去、未來、現在……(中略)或遠、或近,比丘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;當檢視、靜觀、如理審察時,對他來說,它看起來只是空無的、空虛的、無實心的。比丘們!在識中,有什麼實心呢?

比丘們!當這麼看時,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在色上厭,在受上厭,在想上厭,在行上厭,在識上厭;厭者離染,經由離貪而解脫,當解脫時,有『[這是]解脫』之智,他了知:『出生已盡,梵行已完成,應該作的已作,不再有這樣[輪迴]的狀態了。』」

這就是世尊所說,說了這個後,善逝、大師更進一步這麼說:

「色如泡沫團,受如水泡,
想如陽燄,行如芭蕉,
識如幻術,已被太陽族人教導。

如是如是靜觀、如理審察,
凡如理檢視它者,它[只]是空與虛偽。

關於此身,廣慧者已教導:

三法捨斷,則見捨棄色。

壽、暖與識,從身分離時,
那時被拋棄而橫臥,[成為]無思、其牠者之食物。

此如是相續,此幻術欺騙愚者,
說這是殺害者,這裡不存在實心。

具活力的比丘應該在蘊諸上這樣觀察,
日夜正知與憶念。

應該捨棄所有的結,應該自己作歸依,
願如頭被燃燒般的而活,希求不滅之足跡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