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部20經

師子吼品[2]

尋之止息經

我聽到這樣:

有一次,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。

在那裡,世尊召喚比丘們:「比丘們!」

「尊師!」那些比丘回答世尊。

世尊這麼說:

「比丘們!專修增上心的比丘應該經常作意五相,哪五個呢?

比丘們!這裡,當比丘由於作意某個相而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生起時,比丘們!因為那樣,比丘因那個相而應該作意其它有關善的相。當因那個相而作意其它有關善的相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。比丘們!猶如熟練的石匠或石匠的徒弟會以細楔子頂出、引出、退出粗楔子。同樣的,比丘們!當比丘由於作意某個相而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生起時,比丘們!因為那樣,比丘因那個相而應該作意其它有關善的相。當因那個相而作意其它有關善的相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。

比丘們!如果當比丘因那個相而作意其它有關善的相時,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[仍然]生起,比丘們!因為那樣,比丘應該觀察那些尋的過患:『像這樣,這些尋是不善的;像這樣,這些尋是有罪過的;像這樣,這些尋有苦果報。』當他觀察那些尋的過患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。比丘們!猶如年輕、年少、喜好裝飾的女子或男子,如果在頸部被懸掛蛇屍或狗屍或人屍,會苦惱、羞恥、厭嫌。同樣的,比丘們!如果當比丘因那個相而作意其它有關善的相時,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[仍然]生起,比丘們!因為那樣,比丘應該觀察那些尋的過患:『像這樣,這些尋是不善的;像這樣,這些尋是有罪過的;像這樣,這些尋有苦果報。』當他觀察那些尋的過患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。

比丘們!如果當比丘觀察那些尋的過患時,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[仍然]生起,比丘們!因為那樣,比丘應該走向不念、不作意那些尋。當他走向不念、不作意那些尋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。比丘們!猶如有眼男子如果不想看到達視野的色時,他會閉眼或注意其它的。同樣的,比丘們!如果當比丘觀察那些尋的過患時,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[仍然]生起,比丘們!因為那樣,比丘應該走向不念、不作意那些尋。當他走向不念、不作意那些尋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。

比丘們!如果當比丘走向不念、不作意那些尋時,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[仍然]生起,比丘們!因為那樣,比丘應該作意那些尋的尋行止息。當他作意那些尋的尋行止息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。比丘們!猶如男子如果快速地走,當他這麼想:『我為何快速地走?讓我慢慢地走。』時,他會慢慢地走。當他這麼想:『我為何慢慢地走?讓我站住。』時,他會站住。當他這麼想:『我為何站著?讓我坐下。』時,他會坐下;當他這麼想:『我為何坐著?讓我躺下。』時,他會躺下。比丘們!這樣,男子會回避較粗的舉止行為後,從事較細的舉止行為。同樣的,比丘們!如果當比丘走向不念、不作意那些尋時,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[仍然]生起,比丘們!因為那樣,比丘應該作意那些尋的尋行止息。當他作意那些尋的尋行止息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。

比丘們!如果當比丘作意那些尋的尋行止息時,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[仍然]生起,比丘們!因為那樣,比丘緊扣牙齒、舌抵上顎後,應該以心抑止、壓迫、破壞心。當他緊扣牙齒、舌抵上顎後,以心抑止、壓迫、破壞心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。比丘們!猶如有力氣的男子捉住較弱男子的頭或脖子或肩膀後,能抑止、壓迫、破壞。同樣的,比丘們!當比丘作意那些尋的尋行止息時,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[仍然]生起,比丘們!因為那樣,比丘緊扣牙齒、舌抵上顎後,應該以心抑止、壓迫、破壞心。當他緊扣牙齒、舌抵上顎後,以心抑止、壓迫、破壞心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。

比丘們!當比丘作意某個相時,由於那個相而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生起,因那個相而作意其它有關善的相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;當他觀察那些尋的過患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;當他走向不念、不作意那些尋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;當他作意那些尋的尋行止息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;當他緊扣牙齒、舌抵上顎後,以心抑止、壓迫、破壞心時,那些有關欲、瞋、癡的惡不善尋被捨斷、滅沒,以它們的捨斷而內心住立、安靜下來、成為統一、入定,比丘們!這被稱為比丘是在尋的法門之路上的自在者。他將尋思所有他希望之尋,他將不尋思所有他不希望之尋,切斷渴愛,破壞結,以慢的完全止滅而得到苦的結束。」

這就是世尊所說,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世尊所說。

尋之止息經第十終了。

獅子吼品第二終了,其攝頌:

獅子吼小[經]、殊勝的身毛豎立,大小苦蘊-推量經,
荒蕪、林叢、蜜丸、二種尋,品還有五相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