增支部3集61經

宗派教義等等經

「比丘們!有這三種宗派教義,當被賢智者審問、詰問、諫告時,來到另一邊後,住立於無作用的,哪三個呢?比丘們!有一些沙門、婆羅門是這麼說、這麼見者:『凡這位男子感受任何苦、樂、不苦不樂,那一切都因先前所作。』比丘們!有一些沙門、婆羅門是這麼說、這麼見者:『凡這位男子感受任何苦、樂、不苦不樂,那一切都因主宰者的創造。』比丘們!有一些沙門、婆羅門是這麼說、這麼見者:『凡這位男子感受任何苦、樂、不苦不樂,那一切都無因無緣。』

比丘們!在那裡,我去見那些這麼說、這麼見的沙門、婆羅門:『凡這位男子感受任何苦、樂、不苦不樂,那一切都因先前所作。』然後這麼說:『是真的嗎?你們諸位尊者是這麼說、這麼見者:「凡這位男子感受任何苦、樂、不苦不樂,那一切都因先前所作。」』他們對我的詢問這麼自稱:『是的。』而我這麼說:『那樣的話,諸位尊者將因先前所作而成為殺生者,將因先前所作而成為未給予而取者,將因先前所作而成為非梵行者,將因先前所作而成為妄語者,將因先前所作而成為離間語者,將因先前所作而成為粗惡語者,將因先前所作而成為雜穢語者,將因先前所作而成為貪婪者,將因先前所作而成為瞋心者,將因先前所作而成為邪見者。』

又,比丘們!返回過去所作為核心者,對這是應該做的或這是不應該做的沒有意欲或精進,像這樣,由於應該做的、不應該做的之真理與真實不被知道,[他們的]念已忘失,未保護,[即使]各自[稱]說沙門也不住於如法。比丘們!這是第一個我如法折伏的那些這麼說、這麼見的沙門、婆羅門。

比丘們!在那裡,我去見那些這麼說、這麼見的沙門、婆羅門:『凡這位男子感受任何苦、樂、不苦不樂,那一切都因主宰者的創造。』然後這麼說:『是真的嗎?你們諸位尊者是這麼說、這麼見者:「凡這位男子感受任何苦、樂、不苦不樂,那一切都因主宰者的創造。」』他們對我的詢問這麼自稱:『是的。』而我這麼說:『那樣的話,諸位尊者將因主宰者的創造而成為殺生者,將因主宰者的創造而成為未給予而取者,將因主宰者的創造而成為非梵行者,將因主宰者的創造而成為妄語者,將因主宰者的創造而成為離間語者,將因主宰者的創造而成為粗惡語者,將因主宰者的創造而成為雜穢語者,將因主宰者的創造而成為貪婪者,將因主宰者的創造而成為瞋心者,將因主宰者的創造而成為邪見者。』

又,比丘們!返回主宰者的創造為核心者,對這是應該做的或這是不應該做的,沒有意欲或精進,像這樣,由於應該做的、不應該做的之真理與真實不被知道,[他們的]念已忘失,未保護,[即使]各自[稱]說沙門也不住於如法。比丘們!這是第二個我如法折伏的那些這麼說、這麼見的沙門、婆羅門。

比丘們!在那裡,我去見那些這麼說、這麼見的沙門、婆羅門:『凡這位男子感受任何苦、樂、不苦不樂,那一切都無因無緣。』然後這麼說:『是真的嗎?你們諸位尊者是這麼說、這麼見者:「凡這位男子感受任何苦、樂、不苦不樂,那一切都無因無緣。」』他們對我的詢問這麼自稱:『是的。』而我這麼說:『那樣的話,諸位尊者將以無因無緣而成為殺生者,……(中略)將以無因無緣而成為邪見者。』

又,比丘們!返回無因無緣為核心者,對這是應該做的或這是不應該做的,沒有意欲或精進,像這樣,由於應該做的、不應該做的之真理與真實不被知道,[他們的]念已忘失,未保護,[即使]各自[稱]說沙門也不住於如法。比丘們!這是第三個我如法折伏的那些這麼說、這麼見的沙門、婆羅門。

比丘們!這是三種宗派教義,當被賢智者審問、詰問、諫告時,來到另一邊後,住立於無作用的。

但,比丘們!我所教導的法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。比丘們!我所教導的什麼法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呢?比丘們!『這些是六界』:這是我所教導的法,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;『這些是六觸處』:這是我所教導的法,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;『這些是十八種意的近伺察』:這是我所教導的法,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;『這些是四聖諦』:這是我所教導的法,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。

『這些是六界』:這是我所教導的法,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。當它被像這樣說時,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?比丘們!有這六界:地界、水界、火界、風界、虛空界、識界,比丘們!『這些是六界』:這是我所教導的法,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。當它被像這樣說時,這是緣於此而說。

『這些是六觸處』:這是我所教導的法,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。當它被像這樣說時,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?比丘們!有這六觸處:眼觸處、耳觸處、鼻觸處、舌觸處、身觸處、意觸處,比丘們!『這些是六觸處』:這是我所教導的法,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。當它被像這樣說時,這是緣於此而說。

『這些是十八種意的近伺察』:這是我所教導的法,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。當它被像這樣說時,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?以眼見色後,順喜悅處近伺察色、順憂處近伺察色、順平靜處近伺察色,以耳聽聲音後,……以鼻聞氣味後,……以舌嚐味道後,……以身接觸所觸後,……以意識知法後,順喜悅處近伺察法、順憂處近伺察法、順平靜處近伺察法,比丘們!『這些是十八種意的近伺察』:這是我所教導的法,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。當它被像這樣說時,這是緣於此而說。

『這些是四聖諦』:這是我所教導的法,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。當它被像這樣說時,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?比丘們!取著六界後而有胎的下生[入子宮];以入胎而有名色;以名色為緣而有六處;以六處為緣而有觸;以觸為緣而有受,比丘們!對能感受者,我告知:『這是苦。』我告知:『這是苦集。』我告知:『這是苦滅。』我告知:『這是導向苦滅道跡。』

比丘們!而什麼是苦聖諦?生是苦,老也是苦,死也是苦,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也是苦,與不愛的結合是苦,與所愛的別離是苦,所求不得也是苦,總括之,五取蘊是苦,比丘們!這被稱為苦聖諦。

比丘們!而什麼是苦集聖諦?以無明為緣而有行;以行為緣而有識;以識為緣而有名色;以名色為緣而有六處;以六處為緣而有觸;以觸為緣而有受;以受為緣而有渴愛;以渴愛為緣而有取;以取為緣而有有;以有為緣而有生;以生為緣而有老、死、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生起,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集,比丘們!這被稱為苦集聖諦。

比丘們!而什麼是苦滅聖諦?但就以那無明的無餘褪去與滅而行滅;以行滅而識滅;以識滅而名色滅;以名色滅而六處滅;以六處滅而觸滅;以觸滅而受滅;以受滅而渴愛滅;以渴愛滅而取滅;以取滅而有滅;以有滅而生滅;以生滅而老、死、愁、悲、苦、憂、絕望被滅,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滅,比丘們!這被稱為苦滅聖諦。

比丘們!而什麼是導向苦滅道跡聖諦?就是這八支聖道;即:正見、正志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,比丘們!這被稱為導向苦滅道跡聖諦。

比丘們!『這些是四聖諦』:這是我所教導的法,不被沙門、婆羅門的智者折伏、污染、責備、叱責。當它被像這樣說時,這是緣於此而說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