增支部3集53經

某位婆羅門經

那時,某位婆羅門去見世尊。抵達後,與世尊互相歡迎。……(中略)在一旁坐好後,那位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:

「喬達摩先生!被稱為『直接可見的法、直接可見的法』,喬達摩先生!什麼情形法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?」

「婆羅門!貪染者被貪征服,心被佔據,意圖對自己惱害,也意圖對他人惱害,也意圖對兩者惱害,感受心的苦與憂。當貪被捨斷時,既不意圖對自己惱害,也不意圖對他人惱害,也不意圖對兩者惱害,不感受心的苦與憂。[婆羅門!貪染者被貪征服,心被佔據,以身行惡行,以語行惡行,以意行惡行。當貪被捨斷時,既不以身行惡行,也不以語行惡行,也不以意行惡行。婆羅門!貪染者被貪征服,心被佔據,不如實了知自己的利益,也不如實了知他人的利益,也不如實了知兩者的利益。當貪被捨斷時,如實了知自己的利益,也如實了知他人的利益,也如實了知兩者的利益。]婆羅門!這樣,法是直接可見的、……(中略)。

婆羅門!瞋怒者被瞋征服,心被佔據,意圖對自己惱害,也意圖對他人惱害,也意圖對兩者惱害,感受心的苦與憂。當瞋被捨斷時,既不意圖對自己惱害,也不意圖對他人惱害,也不意圖對兩者惱害,不感受心的苦與憂。婆羅門!這樣,法是直接可見的、……(中略)。

婆羅門!愚癡者被愚癡征服,心被佔據,意圖對自己惱害,也意圖對他人惱害,也意圖對兩者惱害,感受心的苦與憂。當愚癡被捨斷時,既不意圖對自己惱害,也不意圖對他人惱害,也不意圖對兩者惱害,不感受心的苦與憂。

婆羅門!這樣,法是直接可見的、即時的、請你來見的、能引導的、智者應該自己經驗。」

「太偉大了,喬達摩先生!太偉大了,喬達摩先生!喬達摩先生!猶如能扶正顛倒的,能顯現被隱藏的,能告知迷途者的路,能在黑暗中持燈火:『有眼者看得見諸色』。同樣的,法被喬達摩尊師以種種法門說明,我歸依喬達摩尊師、法、比丘僧團,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,從今天起終生歸依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