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句譬喻經

法句譬喻經道利品第三十八

昔有國王治行正法民慕其化,無有太子以為愁憂。佛來入國便出覲尊,聽經歡欣即受五戒,一心奉敬唯願有子,晝夜精進三時不懈。有一給使其年十一常為王使,忠信奉法不失威儀,謙卑忍辱精進一心學誦經偈,知時先起已辦香火,數年之中精進如是不以為勞,卒得重病遂致無常。其神來還為王作子,乳餔長大至年十五立為太子。父王命終襲代為王,憍慢自恣婬泆欲樂,晝夜躭荒不理國事,臣僚廢朝民被其患。佛知其行不會本識,將諸弟子往到其國。王聞佛來,如先王法,大眾奉迎稽首于地却坐王位,佛告王曰:「國土人民群僚百官,悉自如常不?」王曰:「為人年幼未能綏化,皆蒙聖恩國土無他。」佛告王曰:「王今自知本所從來,作何功德得此王位?」王曰:「不審。頑愚不達,不知先世所從來也。」佛告大王:「本以五事得為國王。何等為五?一者布施得為國王,萬民奉獻宮觀殿堂資財無極。二者興立寺廟供養三尊床[木*翕]幃帳以是為王,在於正殿御座理國。三者親身禮敬三尊及諸長德以是為王,一切萬民莫不為之作禮。四者忍辱身三口四及意無惡以是為王,一切見者莫不歡欣。五者學問常求智慧以是為王,決斷國事莫不奉用。行此五事世世為王。」

於是世尊以偈頌曰:

「人知奉其上,  君父師道士,
信戒施聞慧,  終吉所生安。

宿命有福慶,  生世為人尊,
以道安天下,  奉法莫不從。

王為臣民主,  常以慈愛下,
身率以法戒,  示之以休咎。

處安不忘危,  慮明福轉厚,
福德之反報,  不問尊以卑。」

佛告王曰:「王前世時為大王給使,奉佛以信、奉法以淨、奉僧以敬、奉親以孝、奉君以忠,常行一心精進布施,勞身苦體初不懈惓。是福追身,得為王子補王之榮。今者富貴而反懈怠。夫為國王當行五事。何謂為五事?一者領理萬民無有枉濫。二者養育將士隨時與。三者念修本業福德無絕。四者當信忠臣正直之諫,無受讒言以傷正直。五者節欲貪樂心不放逸。行此五事,名聞四海福祿自來。捨此五事,眾綱不舉,民困則思亂,士勞則勢不舉;無福,鬼神不助;自用失大理,忠臣不敢諫;心逸國不理臣,[卄/(阿-可+辛)/女]民則怨。若如是者,身失令名,後則無福。」

於是世尊重說偈言:

「夫為世間將,  修正不阿枉,
調心勝諸惡,  如是為法王。

見正能施惠,  仁愛好利人,
既利以平均,  如是眾附親。」

佛說偈已,是時王大歡喜,起住佛前,五體投地懺悔謝佛,即受五戒,佛重說法,得須陀洹道。

昔佛在舍衛國祇樹精舍為諸天人、國王大臣、四輩弟子說無上大法。時舍衛國南有深山,其中常出野象,象有三色,白、青、黑者。國王欲得好名鬪大象,輒遣人往捕取將來,付調象師,三年之中便可乘騎亦可令鬪。時有一神象,龍之所生,身白如雪尾赤如丹,兩牙如金色,獵師見此非常好象,還白國王:「有此大象,其形如是,宜大王乘。」王即募捕象師三十餘人,遣令捕此象。人眾往到象所,張羂欲捕象,而此神象知諸人意,即便來前而墮羂中,眾人皆來而欲捕之,象便瞋恚逆蹸跳之,近者即死遠者得走,象逐不置。時山脇有諸年少道人,多力勇健,山中學道大久未得定意,遙見此象追逐殺人,道人憐愍人故,自恃勇健欲往救之。佛已遙見,恐此比丘為神象所殺,佛即到邊放大光明,象見佛光怒止恚解,不復追逐殺人。比丘見佛,迎為作禮。佛為比丘即說偈言:

「勿妄嬈神象,  以招苦痛患,
惡意為自殺,  終不至善方。」

比丘聞偈,即便稽首懺悔謝過,內自篤責深惟為非,即於佛前逮得應真。時捕象人即皆還,穌走者尋還,皆得道迹。

昔佛在羅閱祇耆闍崛山中。時國王瓶沙有一大臣,犯事免退徙著南山中,去國千里外。由來無人不熟五穀,大臣到中,泉水流溢五穀大熟,四方諸國有飢寒者,皆來至此山中,數年之中便有三四千家,來者給與田地令得生活。其中三老諸長宿年共議:「國之無君猶身之無首。」相將至大臣所,舉大臣為國王。大臣答長老曰:「若以我為王者,當如諸國王之法,左右大臣文武將士,上下朝直發女闐宮,租稅穀帛當如民法。」諸國老曰:「唯然奉命一隨王法。」即立為王,處置群臣文武上下,發調人民築城作舍,宮殿樓觀,民被苦毒不復堪諧,皆發想念欲謀圖王。諸姦臣輩將王出獵,去城三四十里,於曠野澤中,牽王欲殺。王問左右:「何緣殺我?」答曰:「民慕豐樂奉王以禮,民困思亂破家圖國。」王告之言:「卿等自為非我本造,枉殺我者神祇知之。聽我發一願,死不有恨。」即願曰:「我本開荒出穀養民,來者皆活,富樂無極,自共舉我立為國王,依案諸國自共作此,今反殺我。我實無惡於此人民,若我死者,願作羅剎,還入故身中,當報此怨。」於是絞殺棄屍而去。三日之後,王神即作羅剎還入故身中,自名阿羅婆,即起入宮絞殺新王,并及後宮婇女左右姦臣,即皆殺之。羅剎瞋恚出宮,盡欲殺人。國中三老草索自縛,來向羅剎自首:「此是姦臣所為,非是細民所可能知,乞匃原恕願還治國。」曰:「我是羅剎,何與人等共從事也?食飲當得人肉,羅剎急性忿不思難。」三老曰:「國是王許,故當如前,食飲所須當相差次。」國老共出,宣令人民皆共探籌,以此為次家出一小兒,生用作食食羅剎王。三四千家正有一戶,為佛弟子,居門精進五戒不犯,隨民探籌,得第一籌。有一小兒,當先食鬼王。賢者大小懊惱啼哭,遙向崛山,為佛作禮悔過自責,佛以道眼見其辛苦,便自說言:「因是小兒當度無數人。」便獨飛往至羅剎門,現變光相照其宮內。羅剎見光疑是異人,即出見佛,便起毒心欲前噏佛,光刺其目,擔山吐火皆化為塵,至久疲頓然後降化,請佛入坐頭面作禮。佛為說經,一心聽法,即受五戒為優婆塞。里吏催食奪兒將來,室家嘷哭隨道而來,觀者無數為之悲哀。吏抱兒擏食著羅剎前,羅剎即持此小兒擎食至佛前,長跪白佛言:「國人相差次以小兒為食,我今受佛五戒,不復得食此小兒,請以小兒布施佛,為佛作給使。」佛為受之,即說呪願,羅剎歡喜得須陀洹道。佛以小兒著鉢中,擏出宮門,還其父母而告之曰:「快養小兒勿復愁憂。」眾人見佛莫不驚愕,怪是何神?此兒何福而獨救之?羅剎所食奪還父母。於是世尊在於大眾中央而說偈言:

「戒德可恃怙,  福報常隨己,
見法為人長,  終遠三惡道。

戒慎除苦畏,  福德三界尊,
鬼龍邪毒害,  不犯有戒人。」

佛說偈已,無央數人見佛光像,乃知至尊三界無比,便皆歸化為佛弟子,聞偈歡欣皆得道迹。

昔佛在波羅奈國鹿野場上,為天人龍鬼、國王臣民、不可計眾而為說法。時大國王太子將從小國王世子五百餘人,往到佛所為佛作禮,却坐一面而聽法。諸太子等,即白佛言:「佛道清妙玄遠難及,自古以來頗有國王太子大臣長者之子,捨國吏民恩愛榮樂行作沙門者不?」佛告諸太子:「世間國土榮樂恩愛,如幻如化如夢如響,卒來卒去不可常保。又國王太子以三事故不能得道。何謂三事?一者憍恣,不念學問佛經妙義以濟神本。二者貪取,不念布施下貧困厄,群臣將士所有財寶,不與民共以修財本。三者不能遠離色欲愛樂之事、捨棄牢獄憂煩之惱,行作沙門滅眾苦難,以修身本。是以菩薩所生為王,除此三事,自致得佛。又有三事。何謂為三?一者少壯學問,領理國土,率化民庶,使行十善。二者中以財施貧窮孤寡,群臣將士與民同歡。三者每計無常命不久留,宜當出家行作沙門,斷苦因緣,勿更生死。三事不施獨無所得。」

於是世尊而自陳曰:「昔我前世作轉輪聖王,名曰南王皇帝,七寶導從,宮觀浴池,行宮戲園,及群臣太子夫人婇女象馬厨宰,各八萬四千。有子千人,勇猛精銳,一人當千,飛行虛空,周遊四方,自在所為無當前者。其壽八萬四千歲,以法治政,不枉人民。爾時聖王欻自念言:『人命短促無常難保,但當作福以求道真。念常布施世間人民,所有財物與民共之,已種福德,唯當出家行作沙門,斷絕貪欲乃得滅苦。』王即勅梳頭人:『若見頭髮白,便當啟我。』至久數萬歲,梳頭人啟言:『白髮已生。』勅令拔之舉著案上。王見白髮,涕泣命曰:『第一使者忽然復至,今頭已白,宜當出家行作沙門,求自然道。』擎髮掌中自說偈言:

「『今我上體首,  白生為被盜,
已有天使召,  時正宜出家。』

「即召群臣立太子為王,行作沙門入山修道,畢人之壽,即生第二天上為天帝釋太子。於後領理天下亦如大王,復勅梳頭人:『若見白髮,便當啟我。』至久復啟:『白髮已生。』敕令拔之,擎著掌中而說偈言:

「『今我上體首,  白生為被盜,
已有天使召,  時正宜出家。』

「復召群臣立太子為王,即行作沙門入山修道,畢人之壽,復生天上為天帝釋。前天帝釋,畢天之壽,下生世間,為聖王作太子,此三聖主更為父子,上為天帝,下為聖主,中為太子,各各三十六反,數千萬歲,終而復始,行此三事,自致得佛。爾時父者,今我身是也;太子者,舍利弗是也;王孫者,阿難是也。更相從生展轉為王以化天下,是以特尊三界無比。」佛說是時,國王太子并諸太子,皆大歡喜受佛五戒,為優婆塞得須陀洹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