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句譬喻經

法句譬喻經愛欲品第三十二

昔佛在羅閱祇國耆闍崛山精舍之中,為天人龍鬼轉大法輪。時有一人捨家妻子來至佛所,為佛作禮求為沙門,佛即受之令作沙門,命令樹下坐思惟道德。比丘受教便入深山,去精舍百餘里,獨坐樹間思道三年,心不堅固意欲退還,自念捨家求道勤苦,不如早歸見我妻子。作此念已便起出山。佛以聖達見此比丘,應當得道愚故還歸。佛以神足化作沙門,便往逆之道路相見。化人即問:「所從來也?此地平坦可共坐語。」於是二人便坐息語,即答化人:「吾捨家妻子求作沙門,處此深山不能得道,與妻子別不如本願,唐喪我命勞而無獲,今欲悔還見我妻子,快相娛樂後更作計。」須臾之間有老獼猴,久已遠離樹木之間,在無樹之處於中生活。化沙門問此比丘:「是獼猴何故獨在平地?無有樹木云何樂此?」比丘答化人言:「我久見此獼猴,以二事故來住此耳。何等為二?一以妻子眷屬群多,不得飲食快樂恣口。二常晝夜上下樹木,脚底穿壞不得寧息。以此二事故捨樹木來住是間。」二人語頃,復見獼猴走還上樹。化沙門語比丘言:「汝見獼猴還趣樹木不也?」答曰:「見之,此虫愚癡得離樹木,群從憒閙不厭勞煩而還入中。」化人復言:「卿亦如是,與此獼猴復何異矣?卿本以二事故來入此山中。何等為二?一以妻婦舍宅為牢獄故,二以兒子眷屬為桎梏故。卿以是故來索求道斷生死苦,方欲歸家,還著桎梏入牢獄中,恩愛戀慕徑趣地獄。」化沙門即現相好丈六金色光明,普照感動一山,飛鳥走獸尋光而來,皆識宿命心內悔過。

於是世尊即說偈言:

「如樹根深固,  雖截猶復生,
愛意不盡除,  輒當還受苦。

獼猴如離樹,  得脫復趣樹,
眾人亦如是,  出獄復入獄。

貪意為常流,  習與憍慢并,
思想猗婬欲,  自覆無所見。

一切意流衍,  愛結如葛藤,
唯慧分別見,  能斷意根源。

夫從愛潤澤,  思想為滋蔓,
愛欲深無底,  老死是用增。」

比丘見佛光相炳著,又聞偈言悚然戰慄,五體投地懺悔謝過,內自改責即便却息數隨止觀,在於佛前逮得應真。諸天來聽聞皆歡喜,散華供養稱善無量。

◎法句譬喻經卷第三

◎昔羅閱祇南四千里有國,奉事梵志數千人。時國大旱三年不雨,禱祠諸神無所不遍,王問梵志問其所由,諸梵志言:「吾等當齋戒訖竟,當遣人與梵天相聞,問其災異。」王言:「大善!齋戒所乏願見告示。」諸梵志言:「當得二十車薪酥蜜膏油華香旛蓋,金銀祭器盡用須之。」王即辦送,出至城外,去城七里平廣之地積薪如山,共相推獎其有不惜身者終生梵天,選得七人,當就火燒遣至梵天。七人受祭呪願訖,踧使上薪,從下放火當燒殺之。烟焰烔然熱氣直至,七人惶懼左右求救無有救者,舉聲曰:「三界之中寧有大慈愍念我厄者,願受自歸。」佛遙知之,尋聲往救,在虛空中顯現相好,七人見佛,悲喜跳踊:「唯願自歸救我痛熱。」於是世尊即說偈言:

「或多自歸,  山川樹神,
厝立圖像,  禱祠求福。

自歸如是,  非吉非上,
彼不能來,  度汝眾苦。

如有自歸,  佛法僧眾,
道德四諦,  必見正慧。

生死極苦,  從諦得度,
度世八難,  斯除眾苦。

自歸三尊,  最吉最上,
唯獨有是,  度一切苦。」

佛說渴訖火聲尋滅,七人獲安心喜無量。梵志國人莫不驚悚,仰瞻世尊光相赫奕分身散體,東沒西現存亡自由,身出水火五色晃昱,眾人見之五體歸命。於是七人從薪下出,悲喜交集而說偈言:

「見聖人快,  得依附快,
得離愚人,  為善獨快。

守正見快,  互說法快,
與世無諍,  戒具常快。

使賢居快,  如親親會,
近仁智者,  多聞高遠。」

於是七人說此偈已,及諸梵志願為弟子。佛即受之,皆為沙門,得羅漢道。國王臣民咸各修道,天尋大雨國豐民寧,道化興隆莫不樂聞。

喻愛欲品第三十二之二

法句譬喻經卷第四

◎昔佛在舍衛國為天人說法,時城中有婆羅門長者,財富無數,為人慳貪不好布施,食常閉門不喜人客,若其食時輒勅門士堅閉門戶,勿令有人妄入門裏,乞丐求索、沙門梵志不能得與其相見。爾時長者欻思美食,便勅其妻令作飯食,教殺肥雞薑椒和調炙之令熟。飲食飣餖即時已辦,勅外閉門,夫婦二人坐,一小兒著聚中央便共飲食。父母取雞肉著兒口中,如是數過初不肯廢。佛知此長者宿福應度,化作沙門,伺其坐食現出坐前,呪願且言:「多少布施可得大富。」長者舉頭見化沙門,即罵之曰:「汝為道士而無羞恥,室家坐食何為搪揬?」沙門答曰:「卿自愚癡不知慚羞,今我乞士何為慚羞?」長者問曰:「吾及室家自相娛樂,何故慚羞?」沙門答曰:「卿殺父妻母供養怨家,不知慚羞,反謂乞士何不慚羞?」

於是沙門即說偈言:

「所生枝不絕,  但用食貪欲,
養怨益丘塚,  愚人常汲汲。

雖獄有鈎鍱,  慧人不謂牢,
愚見妻子飾,  染著愛甚牢。

慧說愛為獄,  深固難得出,
是故當斷棄,  不親欲為安。」

長者聞偈驚而問之:「道人何故而說此語也?」道人答曰:「案上雞者是卿先世時父,以慳貪故常生雞中為卿所食。此小兒者,往昔作羅剎,卿作賈客大人乘船入海,每輒流墮羅剎國中,為羅剎所食。如是五百世壽盡,來生為卿作子,以卿餘罪未畢,故來欲相害耳。今是妻者,是卿先世時母,以恩愛深固,故今還與卿作婦。今卿愚癡不識宿命,殺父養怨、以母為妻,五道生死輪轉無際,周旋五道誰能知者?唯有道士見此覩彼,愚者不知,豈不慙羞?」於是長者懎然毛竪如畏怖狀,佛現威神令識宿命,長者見佛即識宿命,尋則懺悔謝佛,便受五戒,佛為說法,即得須陀洹道。

昔佛在舍衛國,祇洹說法。時有年少比丘入城分衛,見一年少女人端正無比,心存色欲迷結不解,遂便成病食飲不下,顏色憔悴委臥不起。同學道人往問訊之:「何所患苦?」年少比丘具說其意,欲壞道心,從彼愛欲願不如意,愁結為病。同學諫喻不入其耳,便強扶持將至佛所,具以事狀啟白世尊。佛告年少比丘:「汝願易得耳不足愁結也,吾當為汝方便解之。且起食飲。」比丘聞之坦然意喜,氣結便通。於是世尊將此比丘并與大眾,入舍衛城到好女舍,好女已死停屍三日,室家悲號不忍埋藏,身體臭脹不淨流出。佛告比丘:「汝所貪惑好女人者今已如此,萬物無常變在呼吸,愚者觀外不見其惡,纏綿罪網以為快樂。」

於是世尊即說偈言:

「見色心迷惑,  不惟觀無常,
愚以為美善,  安知其非真。

以婬樂自裹,  譬如蠶作繭,
智者能斷棄,  不眄除眾苦。

心念放逸者,  見婬以為淨,
恩愛意盛增,  從是造牢獄。

覺意滅婬者,  常念欲不淨,
從是出邪獄,  能斷老死患。」

於是年少比丘見此女人,死已三日面色膖爛其臭難近,又聞世尊清誨之偈,悵然意悟自知迷謬,為佛作禮叩頭悔過。佛授自歸將還祇洹,沒命精進得羅漢道。所將大眾無央數人,見色欲之穢信無常之證,貪愛望止亦得道迹。

昔佛在舍衛精舍為天人龍鬼說法。時世有大長者,財富無數,有一息男年十二三。父母命終,其兒年小未知生活理家之事,泮散財物數年便盡,久後行乞由不自供。其父有親友長者大富無數,一日見之問其委曲,長者愍念將歸經紀,以女配之,給與奴婢車馬,資財無數,更作屋宅成立門戶。為人懶惰,無有計校不能生活,坐散財盡日更飢困。長者以其女故更與資財,故復如前遂至貧乏。長者數餉,用之無道,念叵成就,欲奪其婦更嫁與人,宗家共議。女竊聞之還語其夫:「我家群強勢能奪卿,以卿不能生活故,卿當云何欲作何計也?」其夫聞婦言慚愧自念:「是吾薄福生失覆蓋,不習家計生活之法,今當失婦乞匃如故。恩愛已行貪欲情著,今當生別情豈可勝?」思惟反覆便興惡念,將婦入房,今欲與汝共死一處,即便剌婦還自害,夫婦俱死。奴婢驚走往告長者,長者大小驚來看視,見其已然,棺殮遣送如國常法。長者大小憂愁念女不去,須臾聞佛在世教化說法,見者歡喜憂除患,將家大小往到佛所,為佛作禮却坐一面。佛問長者:「為所從來?何以不樂憂愁之色?」長者白言:「居門不德,前嫁一女,值遇愚夫不能生活,欲奪其婦便殺婦及身,共死如此。遣送適還過覲世尊。」佛告長者:「貪欲瞋恚世之常病,愚癡無智患害之門,三界五道由此墮淵,展轉生死無央數劫,受苦萬端由尚不悔,豈況愚人能得識此?貪欲之毒滅身滅族,害及眾生何況夫婦?」

於是世尊即說偈言:

「愚以貪自縛,  不求度彼岸,
貪為財愛故,  害人亦自害。

愛欲意為田,  婬怒癡為種,
故施度世者,  得福無有量。

伴少而貨多,  商人怵惕懼,
嗜欲賊害命,  故慧不貪欲。」

爾時長者聞佛說偈,欣然歡喜忘憂除患,即於座上一切大小及諸聽者,破二十億惡,得須陀洹道。

昔佛在舍衛精舍中,為天龍鬼神、帝王臣民說法。時有遊蕩子二人共為親友,常相追隨一體無異,二人共議欲作沙門,即便相將來至佛所,為佛作禮長跪叉手,白佛言:「願欲作沙門,唯見聽許。」佛便受之,即作沙門。佛令二人共止一房。二人共止,但念世間恩愛榮樂,更共咨嗟情欲形體,說其姿媚專著不捨念不止息,不計無常污露不淨,以此欝怫病生於內。佛以慧眼知其想亂,走意於欲放心不住,以是不度。佛令一人行,便自化作一人入房,問之言:「吾等所思意志不離,可共往觀,視其形體知為何如?但空想念,疲勞無益。」二人相隨至婬女村,佛於村內化作一婬女人,共入其舍而告之曰:「吾等道人受佛禁戒不犯身事,意欲觀女人形容,當顧直如法。」於是化女即解瓔珞香薰衣裳,倮形而立臭處難近,二人觀之具見污露,化沙門即謂一人言:「女人之好,但有脂粉芬薰眾華沐浴塗香,著眾雜色衣裳以覆污露,強薰以香欲以人觀,譬如革囊盛屎有何可貪?」

於是化比丘即說偈言:

「欲我知汝本,  意以思想生,
我不思想汝,  則汝而不有。

心可則為欲,  何必獨五欲?
速可絕五欲,  是乃為勇力。

無欲無所畏,  恬惔無憂患,
欲除使結解,  是為長出淵。」

佛說偈已現其光相,比丘見之慚愧悔過,五體投地為佛作禮,重為說法,欣然得解便得羅漢。一人行還,見伴顏姿欣悅於常,即問其伴獨何如斯?即如事說佛之大慈愍度如此,蒙世尊恩得免眾苦。於是比丘重為說偈言:

「晝夜念嗜欲,  意走不念休,
見女欲污露,  想滅則無憂。」

其伴比丘聞此偈已便自思惟,斷欲滅想,即得法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