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67(二六七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憍薩羅國遊行,至沙林聚落。爾時,世尊捨於道次,在一樹下,正身端坐,繫念在前。時有一婆羅門,姓曰煙氏,在佛後來,見佛跡中,千輻輪相,怪未曾有。即自思惟:「我未見人有如是跡,我當推尋是何人跡。」作是念已,即尋其跡,至佛所,瞻仰尊顏,容色悅豫,覩者信敬,諸相寂定,心意亦定,得最上調心,寂滅之寂,身真金色,猶如金樓。即白佛言:「世尊!汝當得天也。」

佛言:「婆羅門!我不得天也。」

婆羅門言:「當得阿修羅,為得龍、揵闥婆、夜叉、緊那羅、摩睺羅伽也。」

佛言:「我皆不得。」

婆羅門言:「汝得人也。」

佛言:「我不得人也。」

婆羅門言:「我問汝為得天及龍、阿修羅、揵闥婆、夜叉、緊那羅、摩睺羅伽,及人,汝皆言不得,為何所得也?」
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我非天龍阿修羅,  緊那摩睺乾闥婆,
亦非夜叉及以人,  我漏已盡斷煩惱。
我雖調馴如龍象,  終不為他所制御,
不為他制斷疑故,  斷愛解脫離諸趣。
一切盡知斷後生,  如芬陀利善開敷,
處於水中得增長,  終不為水之所著。
清淨香潔人所樂,  八法不污如蓮華,
我亦如是生世間,  同於世法不染著。
無量劫來常觀察,  諸行所緣受苦惱,
諸受生者皆終沒,  遠塵離垢斷眾習,
拔出毒箭斷煩惱,  皆得盡於生死際。

「以是之故,號之為佛。」

煙姓婆羅門聞佛所說,歡喜而去。

 慢、優竭提 生聽、極老 比丘、種作 及梵天 佛陀、輪相為第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