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kottarāgama 增壹阿含經

50.4 (四)

聞如是:

一時,婆伽婆在摩竭國蜜 [口*提] (土 羅城東大天園中止,與大比丘僧千二百 五十人俱。

爾時,世尊食後起,與阿難共於 樹園中經行。佛便笑,阿難心念:「如來、無所著、 等正覺不妄笑,今何以笑?必當有意,我當 問之。」阿難整衣服,右膝著地,叉手問佛:「如 來、無所著、等正覺不妄笑,今何以笑?必當有 意,願聞笑意。」

佛語阿難:「我當為汝說。過去 賢劫初,於此中間有轉輪聖王主四天下, 名曰大天,長壽無病,端正勇猛,治以正法, 不枉人民,有自然七寶。何等為七?一者輪 寶,二者象寶,三者馬寶,四者珠寶,五者女 寶,六者主藏寶,七者典兵寶。」

佛語阿難:「此 大天王為童子時八萬四千歲,作太子時 八萬四千歲,登聖王位八萬四千歲。」

阿難問 佛:「云何為輪寶?」

佛語阿難:「月十五日,月盛 滿時,王沐浴清淨,與婇女上東樓上,東向 視,有千輻金輪。輪高七仞為一多羅;多羅者, 獨挺樹,以樹為限,高七多羅,純以紫磨金 為輪。王見輪已,心念:『此輪好輪,願得提 之耶?』念已,輪即就王左手,便舉移右手中。 王語此輪曰:『諸不伏者,為我伏之;非我 地者,為我取之;如法,非不如法。』語竟,輪 還住空,輞東向,轂北向。王勅左右具四 種兵;具兵已,即將兵眾,逐輪立空,隨輪 東引,巡行盡東界;暮則王與兵眾,宿於輪 下。

「東界諸小王皆來朝覲,所貢皆以金鉢盛 銀粟,銀鉢盛金粟:『善來!大王!此東界土 地、珍寶、人民盡是王有,願當停駕住此,我 等當稟承天教!』大天王答諸小王曰:『汝 等欲承我教者,各還本國以十善教民, 勿行枉橫。』誡勅已訖,輪即於海上,迴 轉乘雲而行。海中自然開道,廣一由延, 王與四種兵隨輪如前巡行南界。南界諸 小王亦來朝覲,皆以金鉢盛銀粟,銀鉢盛 金粟,貢上曰:『善來!天王,此南界土地、珍寶、 人民盡是王有,願停駕住此,我等當稟 承天命!』大天答諸王曰:『汝等欲承我命 者,各還本土,以十善教民,勿行枉橫。』誡 勅已訖,輪則西迴按行西界。西界諸王貢獻 勸請,如南方比訖,輪復北迴巡行北界。 北界諸王亦皆朝覲,貢獻勸請,盡如前法。周 遊四日,遍閻浮提四海,還本蜜 [口*提] 羅城, 於宮門前虛空中住,高七多羅,輞東向,王 便入宮。」

佛語阿難:「大天得輪寶如此。」

難復問佛:「大天得象寶復云何?」

佛語阿難: 「大天以後十五日,月盛滿時,沐浴清淨,從諸 婇女上東樓上,東向觀見空中,有白象 王名滿呼,乘虛而來,七肢平跱,口有六 牙,頭上金冠,金為瓔珞,以真珠交絡其 體,左右佩金鈴。象有神力,變形自在。大 天見之,心自念曰:『我得此象可耶?當使有 所為。』念訖,象便立空中於王前,王即教以 五事。王復念曰:『當試此象為能以不?』至 明日日出,王乘此象,須臾之間,周遍四海, 還到本處,於宮門東,東向立。阿難!大天 所得象寶如此。」

阿難復問佛:「大天所得 馬寶復云何?」

佛語阿難:「大天到後十五日, 月盛滿時,沐浴清淨,從諸婇女上西樓上, 西向視,見有紺馬王,名婆羅含 (秦言髮 朱髮尾)乘空而來,行不動身,頭上金冠,寶為瓔珞, 披珠交絡,左右垂鈴。馬有神力,變形自在。 大天見之,自念言:『得此乘之可也。』念訖, 至王前,王便乘欲試之,至明日日出,王 乘東行,須臾之頃,周遍四海,還至本國,住 宮門西,西向而立。阿難!大天所獲馬寶如 此。」

阿難問佛:「大天所得珠寶復云何?」

佛語 阿難:「大 至後十五日,月盛滿時,沐浴清 淨,將諸婇女上東樓上,東向視,見有神珠, 珠長一尺六寸,有八楞,作紺琉璃色,乘空 而來,高七多羅。大天見之,心念曰:『得此珠 觀之可也?』如念獲之。王欲試之,至夜 半,合四種兵,以珠懸於幢頭,出城而遊, 珠照辟方十二由延,兵眾相見,如晝無異, 珠光所及,人民驚起,皆言:『天明。』王即還宮, 以幢竪之宮內,內外常明與晝不異。阿 難!大天所獲珠寶如此。」

阿難問佛:「大天所 得玉女寶復云何?」

佛語阿難:「大天至十五 日,月盛滿時,沐浴清淨,從諸婇女上東樓 上,東向視,見有剎帝利女寶,名曼那呵利 (秦言奪情) ,端正無比,姝妙嚴淨,不長、不短、不麁、不 細、不白、不黑,冬則溫煖,夏則清涼,身毛孔中 出栴檀香,口出憂鉢蓮花香,亦無女人眾 惡姿態,情性調和,先意承旨,乘虛而來,逕 至王所。阿難!大天所獲玉女寶如是。」

阿難 問佛:「大天所得主藏寶者復云何?」

佛語阿 難:「大天至十五日,月盛滿時,沐浴清淨,將諸 婇女上北樓上,北向觀,見主藏臣,名阿羅咃 (秦言財幢) ,端正姝妙,不長、不短,不肥、不瘦,身 黃金色,髮紺青色,眼白黑分明,又能視見 地伏藏七寶,有主者為護之,無主者取 共王用,聰明智慧,善有方謀,乘虛而來,逕 詣王前,而謂王曰:『自今已往,王快可自樂, 勿復憂愁,我當給王寶,不令有乏。』王 便試藏臣,與之乘船獨共入海。王謂藏臣 者言:『吾欲得金銀財寶。』藏臣者白王: 『還至岸邊,當給財寶。』王曰:『吾欲得水中 寶,不用岸上者。』主藏臣者便從坐起, 整衣服,跪右膝,叉手禮水,水中即自然出 金頂,大如車轂,須臾滿船。王曰:『可止!勿 復上金,船將欲沒。』阿難!大天所獲典寶臣 如此。」

阿難復問佛:「大天所得典兵將軍者 復云何?」

佛語阿難:「大天至十五日,月盛滿 時,沐浴清淨,將諸婇女上南樓上,南向視, 見南方有大將軍比毘那 (秦言無畏) ,端正姝好, 髮如真珠色,身猶綠色,不長、不短,不肥、不 瘦,眼能徹視,知他人心念,軍策變謀,進退 知時,乘虛而來,逕詣王所,謂王曰:『願王 快樂,莫憂天下,征伐四方,臣自辦之!』 王欲試之,半夜思惟:『欲合四種兵。』念訖,四 兵盡集。王復念:『欲使東引。』軍即東引,王在 中央,將軍在前,四兵圍遶。王念欲往即 往,王念欲還即還。阿難!大天所獲典兵 將軍寶如此。」佛語阿難:「大天所獲七寶如 此。」

佛語阿難:「大天王治天下遂久,便語 梳頭侍者,名劫北:『若有白髮者,便拔示 我。』劫北視髮遂久,見有一白髮,便白王 曰:『前所勅者,今已白見。』王曰:『拔來示我。』 劫北即以金鑷拔取白髮,置王手中。王 捉白髮,便說斯偈:

「『我身首上,  生此毀莊,  身使來召,
 入道時到。』

「王心念曰:『我已極人五欲,今當出家,下鬚髮, 被法服。』召太子長生告曰:『童子!吾頭已 有白髮出,世間五欲吾已厭之,今欲求天 所欲,我今欲剃鬚髮,著法服,出家為道。汝 當領國政,立長為太子;好養劫北,使伺 白髮;白髮出者,以國付太子,如我出家,下 鬚髮,被法服。』王告太子:『我今以此聖位, 慇懃累汝,當使聖位世世相紹,莫使種 斷;種斷者,便為邊地人也。若斷善行者,便 生無法處。』大天王誡勅已,便以國付太子 長生,給劫北田業。」佛語阿難:「大天王於 此城,於此園,於此地,下鬚髮,著法服入 道,於此處八萬四千歲,行四梵行:慈、悲、喜、 護,於是壽終得生梵天。大天出家七日後, 女寶命終。

「長生登位已,至十五日,月盛滿時, 將諸婇女上東樓上,東向視,見有玉女端 正如前,乘虛而來。長生還服七寶。王長生 已領國政,統四天下。長生復語劫北:『從 今而去,為我梳頭時,見白髮,輒來白我。』 登聖王位,遂經八萬四千歲,白髮復生,劫 北白王:『素髮已生。』王曰:『拔來著吾掌中。』劫 北即以金鑷拔置王手中。王執白髮,即說 偈曰:

「『我身首上,  生此毀莊,  身使來召,
 入道時到。』

「王心念曰:『我已極人五欲,今當出家,下鬚 髮,被法服。』即召太子冠髻告曰:『童子!吾 已頭白,世間五欲吾已厭之,當求天欲, 我今欲出家為道,剃除鬚髮,被著法服。汝 當領國政,立長為太子;好養劫北,使伺 ;白髮出者,以國付太子,如我出家, 下鬚髮,被法服。』王告太子:『我今以此聖王 位,慇懃累汝,當使聖王位,世世相紹,莫 使種斷;種斷者,便為邊地人也。若斷善行 者,便生無法處。』長生王誡勅已,即以國 付太子冠髻,給劫北田業。」

佛語阿難: 「長生王亦於此城、此園、此地,下鬚髮,著法 服入道,於此處八萬四千歲,行四梵行: 慈、悲、喜、護也,於是壽終得生梵天。」

佛語 阿難:「王長生出家之後七日之中,七寶自然 化去。冠髻王憂愁不樂。諸臣見王不悅, 便問王曰:『天王何以不悅?』王答諸臣曰: 『以七寶化去故也!』諸臣白王:『王勿 為憂。』王 曰:『何得不憂也?』臣等啟曰:『父王梵行,近 在園中,可往諮承,必當誨王致寶之法。』 王即勅:『嚴駕!』諸臣便嚴駕訖,便白王。王與 群臣乘七寶車,以五物為幟:寶冠、羽蓋、劍、 扇、寶屐。左右臣從,進詣園所。到則下車, 却五物,步入園門,前至父王,稽首禮足,却 住一面,叉手白言:『王所有七寶,今皆化去。』父 先定坐,聞所啟白,仰頭答曰:『童子,夫 聖王法,不恃父之所有也。汝自行法承 之。』

「王復問曰:『轉輪聖王以何法化?』父便 答曰:『敬法、重法、念法、養法、長法、熾法、 大法,行此七法者,便應聖王治也,可以 致寶也。』王復問曰:『云何敬法,乃至大法 也?』父答曰:『當學給賜貧窮,教民孝養二 親,四時八節以時祭祠,誨以忍辱,除婬、嫉、 癡行,此七法者,乃應聖王法也。』王即受教, 辭退却禮,繞七匝已,便引還歸。於是,王輒 承父命,奉行七法,宣令遠近,祇崇王教,王 便開藏,給賜貧窮,侍養孤老,四方之民,莫 不奉承。於是,王以十五日,月盛滿時,沐浴 清淨,將諸婇女上東樓上,東向視,見有千 輻紫磨金輪,輪高七多羅,去地亦七多羅, 乘虛而來,住於空中。

「王心念曰:『願得此輪 可乎?』輪即下至王左手,復移之於右手。王 語此輪,『諸不伏者,為我伏之;非我地者, 為我取之;如法,非不如法。』王便以手投 輪還之虛空,於宮門東,輞東向,轂比向而 住空中。輪後次有白象,次有紺馬,次有 神珠,次有玉女,次有主藏,次有將軍,此七 寶出,如大天王,比試亦如是。逕八萬四 千歲竟,王賜劫北,并勅太子及付國事, 出家入道,皆如前王法。」

佛語阿難:「此冠髻王 於此城園地,下鬚髮,被法服,八萬四千歲, 修四梵行:慈、悲、喜、護,於是壽盡亦生梵天。」

佛告阿難:「大王子孫相紹,乃至八萬四千 歲轉輪聖王位善種不斷。最後聖王名荏 (晉言不眗,音如錦反) ,治以正法,為人聰明,審諦不 忘,相有三十二,色猶紅蓮花,好喜布施, 供養沙門、婆羅門,侍養孤老,賑給貧窮。於 四城門及城中央,置設庫藏,金銀、雜寶、象、馬、 車乘、衣服、床褥、病瘦醫藥、香華、飲食,諸孤獨 者皆給妻婦,種種惠施隨人所欲。王於六 齋之日,具勅內外皆持八關;於斯之日, 首陀會天當悉來下,受其八戒;帝釋、三 十三天皆歎其國人民:『快哉,善利!乃值 斯法王耶!種種惠施,恣民所欲,又能清潔 齋戒無闕。』天帝釋告諸天子:『欲得見荏王 不?』咸言:『欲見,可使來至此。』釋提桓因即 勅窮鼻尼 (窮鼻尼者晉言極端正也) 天女:『汝詣蜜 [口*提] 羅城,告荏王曰:「卿!大得善利也,此間諸天 皆歎卿功德巍巍,為吾致問慇懃。此諸天子 甚思相見,暫可屈意來至於此?」』

「窮鼻尼受 教便下,如人屈伸臂頃,忽然在王殿前,虛 空中立。王侍一婇女,於殿上坐,思念世間, 欲使一切皆得安隱,無眾苦患。窮鼻尼於 空中,彈指覺之,王舉頭見殿上光明,聞其 聲曰:『我是釋提桓因侍者,故遣我詣王』王 答曰:『不審天帝何所約勅?』天女答曰:『天 帝致意慇懃,此諸天子讚卿功德,預思相 見,可暫屈意?』王默然許之。天女便還白 天帝曰:『已達宣命,許當馳詣。』天帝即勅侍 御嚴駕七寶飛行馬車,下到蜜 [口*提] 羅城, 迎於荏王。侍御受教,即駕馬車,忽然便下。

「王與群臣會於都坐,車當王前,於空中 止。御者告曰:『天帝今遣車相迎,諸天子儼 然相待,便可上車,勿復顧戀。』諸臣大小,聞 王當去,僉然不悅,皆起而立,叉手白言:『王去 之後,臣等何所承命?』王答曰:『卿等勿憂,吾去 之後,施惠、齋戒、養民、治國,如吾在時,我比 還不久。』王誡勅訖,車即下地,王便上車。侍 御問王:『當從何道?』王曰:『此言何謂?』侍御答 曰:『夫行有兩道,一者惡道,二者善道。行 惡者,從惡道到苦處;修善者,遊善道至 樂處。』王曰:『今日行道,善惡皆欲從之。』御者 聞之,久乃寤曰:『甚善,大王!』御者便引在兩 道之中,善惡悉覩,逕詣三十三天。天帝及 諸天子遙見王來,釋提桓因曰:『善來,大王!』命 令共坐。」

佛語阿難:「王便就天帝坐,王與帝 釋貌相、被服、音聲一揆。諸天子心中念言: 『何者帝釋?何者為王?』又復念曰:『人法當眴,而 俱不眴?』各懷愕然,無以別之。天帝見諸天 有疑心,復念言:『我當留王使住,然後乃 寤耳。』帝釋謂諸天子:『卿等欲使我留王 住此不?』諸天子曰:『實欲使住。』天帝謂荏:『大 王!可住此不,我當供給五欲。』因是諸天乃 識。

「人王白天帝曰:『正爾,便為給賜已,願 諸天子壽命無極。』賓主請讓。如是至三,帝釋 謂王:『何以不住?』王答曰:『我當出家修道,今 在天上無緣學道。』天帝曰:『胡為作道?』王 曰:『被父王遺令,若白髮生,法當出家。』釋 聞遺令入道,默然不對。王於天上,須臾之 間,五欲自恣,方之世間已十二年。王將欲 別,與諸天子說審諦法。釋勅侍御:『汝送 荏王還於本國。』侍御受教,即嚴駕,駕訖,白 王曰:『王可上車。』於是,王便與帝釋及諸天 子誥別,即上車,循本道而歸,到蜜 [口*提] 羅宮,侍御即還天上。王下數日,復勅劫北: 『若見白髮,便白我。』數日之中,頭上白髮, 劫比以金鑷拔白髮,置王手中。王見已,便 說偈曰:

「『我身頭上,  生此毀莊,  身使來召,
 入道時到。』

「王心念:『我已極人五欲,今當出家,剃鬚髮, 被法服。』王即召太子善盡告曰:『吾白髮已 出,世間五欲吾已厭之,當求天欲,當下 鬚髮,被法服,出家入道。童子!今以國事付 汝,好養劫北。若白髮出者,以國付太子, 出家入道,童子!今以此聖王位累汝,莫使 種斷,種斷者,便為邊地人也。』」

佛語阿難:「荏 王即付太子國政,給劫北田業已,於此 城園地,下鬚髮,被法服,出家修道。修道之 後於七日中,輪、珠化去,象、馬、玉女、長者、將軍, 皆悉無常。王於園中八萬四千歲,行四梵行: 慈、悲、喜、護,命終生梵天。其後善盡王不承 父業,正法替廢,由是七寶不復來應,善行 不繼,五減遂至,人民短命、薄色、少力、多病、無 智,五減以至,轉復貧困,困窮竊盜相糺,詣 王啟曰:『此人不與取。』王即勅外行刑國人。 聞不與取,王輒殺之,皆咸其惡,各興利刀; 刀自此始造,由是殺生從此起,便有兩 惡出。次復婬犯他妻;夫主共諍,自言我不,便 成四惡;兩舌遘鬪,是為五惡;鬪則相罵,是 為六惡;言不至誠,是為七惡;嫉他和合,是 為八惡;含忿色變,是為九惡;心懷疑亂,是 為十惡。十惡已具,五減轉增。」

佛語阿難:「欲知 爾時大天王在賢劫初興者不?則我是也。 阿難!欲知爾時八萬四千年王名荏,治政 無枉者,則汝是也。欲知爾時最後名善盡 王,暴逆不道,斷聖王種者,調達是也。阿難! 汝於往時,承繼大天轉輪聖王之善嗣,使 其紹立不絕者,汝之功也。如法,非不如法。 阿難!我今是無上法王,今我遺無上善法, 慇懃囑累汝。汝是釋種子,莫作邊地人,莫 為斷種行。」

阿難問佛:「何以故當作斷種 行?」

佛語阿難:「大天王雖行善法,未得漏 盡出世間,未得度,未得斷欲,未得破 二十億結,六十二見未除,三垢未淨,未 得神通,未得解脫真道,不得涅槃,大 天所行善法,不過生梵天。

「阿難!我明 法究竟無為,我法得到真際,天、人之上,我 法無漏、無欲、減沒度、通解脫、真沙門、至涅槃。 阿難!我今以是無上道法,慇懃囑累汝,莫 增減我法,莫作邊地人也!若有現行聲 聞,阿難!設有斷此法者,便為邊地人也。 若能興此法者,便為佛長子,即為眷屬成 就。阿難!汝當成就眷屬,莫作滅族行。阿 難!我前後所說法,盡囑累汝。汝當學是。」

說是已,阿難歡喜奉行。